最高法为人脸识别立规:违反单独同意、强迫处理的算侵权

最高法为人脸识别立规:违反单独同意、强迫处理的算侵权

最高法为涉人脸识别个人信息安全立规矩。7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使用人脸识别技术处理个人信息相关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上述规定明确了滥用人脸识别技术处理人脸信息行为的性质和责任,“对于违反单独同意,或者强迫、变相强迫自然人同意处理其人脸信息的,构成侵害自然人人格权益的行为”。

据通报,从民事审判工作来看,自《侵权责任法》将隐私权确认为一项独立的民事权利以来,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审理了一大批隐私权等人格权纠纷案件。

数据显示,2010年7月1日侵权责任法实施以来至2020年12月31日,人格权纠纷案件共1144628件。2016年1月至2020年12月,隐私权纠纷案件共1678件。

“司法实践中,人民法院通过审理一系列新类型典型案例,不断探索信息化时代个人信息及隐私保护规则。如庞某诉东方航空公司、趣拿信息技术公司隐私权纠纷案,孙某某诉百度公司人格权纠纷案,等等。”最高法院副院长杨万明介绍,民法典颁布后,最高法院对《民事案件案由规定》进行了修正,新增了个人信息保护纠纷案由。民法典施行以来,截至6月30日,各级人民法院正式以个人信息保护纠纷案由立案的一审案件192件,审结103件。“人脸识别第一案”也于今年4月9日二审宣判,依法保护自然人人脸信息等生物识别信息。

从刑事审判工作来看,近年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处于高发态势,而且与电信网络诈骗、敲诈勒索、绑架等犯罪呈合流态势,社会危害严重。

数据显示,2017年6月至2021年6月,全国法院新收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10059件,审结9743件,生效判决人数21726人,对3803名被告人判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比例达17.50%。

杨万明表示,在为社会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人脸识别技术所带来的个人信息保护问题也日益凸显。一些经营者滥用人脸识别技术侵害自然人合法权益的事件频发,引发社会公众的普遍关注和担忧。

基于此,上述《规定》第2条至第9条主要从人格权和侵权责任角度明确了滥用人脸识别技术处理人脸信息行为的性质和责任。

其中,第2条规定了侵害自然人人格权益行为的认定,针对今年“3.15晚会”所曝光的线下门店在经营场所滥用人脸识别技术进行人脸辨识、人脸分析等行为,以及社会反映强烈的几类典型行为,该条均予以列举,明确将之界定为侵害自然人人格权益的行为。针对部分商家采用一次概括授权、与其他授权捆绑、“不同意就不提供服务”等不合理手段处理自然人人脸信息的,第2条和第4条明确,处理自然人的人脸信息,必须征得自然人或者其监护人的单独同意;对于违反单独同意,或者强迫、变相强迫自然人同意处理其人脸信息的,构成侵害自然人人格权益的行为。第5条对民法典第1036条进行细化,明确了处理人脸信息的免责事由;第6条至第9条分别规定了举证责任、多个信息处理者侵权责任的承担、财产损失的范围界定以及人格权侵害禁令的适用等。

与此同时,《规定》第10条至第12条,主要从物业服务、格式条款效力、违约责任承担等角度对人民群众普遍关心的问题予以回应。

针对物业服务企业或者其他建筑物管理人以人脸识别作为业主或者物业使用人出入物业服务区域的唯一验证方式的,第10条明确,不同意的业主或者物业使用人请求其提供其他合理验证方式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针对信息处理者通过采用格式条款与自然人订立合同,要求自然人授予其无期限限制、不可撤销、可任意转授权等处理人脸信息的权利的,第11条规定,自然人依据民法典第497条请求确认格式条款无效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第12条对自然人请求信息处理者承担违约责任并删除其人脸信息的情形作了规定。

此外,《规定》第13条、第14条,对相关诉讼程序进行细化规定。第15条至第16条,对涉及个人信息的死者人格利益保护、本司法解释的施行日期以及溯及力作出明确规定。

《陕西省社会信用条例(草案)》提交审议 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 非法买卖信用信息

《陕西省社会信用条例(草案)》提交审议 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 非法买卖信用信息

7月27日,《陕西省社会信用条例(草案)》(以下简称《条例草案》)提请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分组审议。《条例草案》共七章四十八条,分别对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信用监管与联合奖惩、信用主体权益保护和信用服务市场等作出规定。

为解决信用信息管理不到位问题,《条例草案》对信用信息安全作出了详细规定,明确公共信用信息归集实行目录制管理,并明确目录包括的内容;对信息归集、采集与披露规则作出了具体规定;对信用隐私权保护作出“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传播、使用、买卖、提供或者公开信用信息,需要获取信用信息的,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最小化原则,并确保信息安全”等规定。

守信激励失信惩戒方面,《条例草案》对信用主体良好行为、严重失信行为作出详细规定;对省级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主管部门编制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措施清单作出规定;对联合惩戒对象作出“应当将联合惩戒对象信息嵌入政务服务系统,实现自动惩戒,将惩戒结果反馈到信用信息平台”的规定,并对失信联合惩戒对象采取的惩戒措施作出具体规定。

为解决信用主体权益保护不够的问题,《条例草案》赋予了信用主体查询权、知情权,规定信用主体有权查询自身的社会信用信息,有权获取自身社会信用信息的归集、采集、披露和应用情况。(记者 刘雪妮)

江西省上犹县:倾力打造电商+旅游“上犹样板”

江西省上犹县:倾力打造电商+旅游“上犹样板”

上犹地处江西省赣州市西部,国土面积1544平方公里,是赣州生态休闲度假区,也是对接融入粤港澳大湾区生态康养的后花园。境内自然风光秀丽,可开发的旅游资源达160余处,出境断面水质均达到二类以上,森林覆盖率高达81.4%,随口呼吸都是氧离子,“来上犹·我氧你”成为朗朗上口的口号。

近年来,上犹县以打造全域旅游示范区为统揽,牢牢把握“电商时代”蓬勃发展契机,积极探索“电商+旅游”融合发展新路径,以电子商务打通了全域旅游细分领域的区块链条,有力地推动了全域旅游迈向高质量发展,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上犹样板”。

据不完全统计,在电商的刺激和推动下,上犹县接待游客人数从2015年135.13万增加至2020年576.21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从2015年8.66亿元增加至46.79亿元。

从点到面,加快硬件设施升级。推进电商硬件设施从点到面延伸,在旅游服务区新建OTO无人超市项目,弥补了全域旅游“购”这一产业链上的短板,加快上犹阳明湖景区票务系统升级改造,引导域内阳明湖景区、柏水寨景区等景区景点积极赣州智慧旅游年卡、“一部手机游赣州”开发,智慧旅游触摸双屏一体机等线下电商终端服务设备覆盖游客服务中心、旅游驿站、景区酒店等公共服务场所,电商硬件设施不断优化升级。

OTO无人超市线下体验馆 刘显福 摄

从内到外,创新体验互动方式。铺好“线上+线下”双轨道,主动邀请媒体团、电商经纪公司、知名主播、网红达人参与文旅市场产品宣传,打卡赛车谷、SUP桨板、特色小镇等特色文旅项目,在“试睡、试吃、试用、试玩”中分享感受、推介产品,让游客感受到“吃的放心、住的安心、行的顺心、玩得开心、买的称心、用的舒心”,营造出“网络+沉浸”式的体验环境,不断刺激来犹消费欲望。

依托活动做加法。将电商直播、短视频等电商创意内容融入政府主导举办的电商扶贫年货节、赣南脐橙电商直播采摘节、茶香旅游季、渔文化旅游节等大型文旅商贸活动,以活动为切口,宣传上犹全域旅游大形象,努力吸引网民来犹旅游、度假。

举办脐橙展示展销电商活动,宣传上犹旅游形象 李冬兰 摄

依托平台做减法。所有景区、重点旅游餐饮接待场所、星级酒店、精品民宿等文旅企业与携程、驴妈妈、美团等第三方电商平台建立了良性的信息共享、数据互通机制,实现了线上咨询、预订、支付、评价等一站式电商服务,不仅减少了物料投放、人力等管理成本支出,压缩了碎片化的冗余服务,提高了文旅企业经济运营效率。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以来,通过与第三方平台合作,文旅企业宣传和人力成本支出减少15%以上,电商渠道营收占比增至20%以上。

依托技术做乘法。利用微信、微博、视频号、抖音、快手、头条等新媒体算法和规则,对粤港澳大湾区、湖南、福建等重点客源市场人群进行大数据分析,掌握了解群体的喜爱偏好,通过调整创意内容,定点、定时推送美文、美景、攻略以及动态资讯,策划出研学游、非遗游、乡村游、自驾游等多条主题精品游线,精准推介上犹文旅信息,增强用户的粘性、互动性、娱乐性,进一步提高上犹文旅知名度和美誉度。

通过打造旅游精品路线,扶持精品电商站点 陈蔚宣 摄

依托市场做除法。坚持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发挥互联网“鲶鱼”作用,倒逼文旅企业转型升级。以犹梅乡村旅游产业带上的民宿、农庄、采摘园为例,传统的采摘园、农庄因手段单一,思想保守,未利用互联网思维、电商平台开展营销,在市场竞争中逐渐淘汰。而犹江绿月公司在推进茶旅产业升级过程中,新一代的企业经营业主把握流量经济,“以创意短视频提影响、多平台合作提销路”,2021年,自营的恩嘉民宿入住率达到70%以上,茶园累计接待研学、团建游客近3万余人。

通过网红直播带货,线上推介本土农产品品牌 李冬兰 摄

扬帆起航,昂首阔步!让电商为全域旅游插上腾飞的翅膀,朝着高质量发展、生态绿色崛起迈进,把如诗如歌如画、宜居宜业宜游的上犹推向大湾区、推向全国。(刘江林)

责编:叶壮

银保监会:深化“证照分离”改革 进一步激发市场主体发展活力

银保监会:深化“证照分离”改革 进一步激发市场主体发展活力

银保监会:深化“证照分离”改革 进一步激发市场主体发展活力

人民网2021-07-28

人民网北京7月27日电 据银保监会官网消息,为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激发市场主体活力,近日,银保监会印发了《关于印发深化“证照分离”改革进一步激发市场主体发展活力实施方案的通知》(以下简称《实施方案》)。

《实施方案》对中央层面设定的涉企经营许可事项逐项细化改革举措,明确在全国范围内,对银行业保险业涉企经营许可事项实施全覆盖清单管理,采取“优化审批服务”的改革方式,推动行政许可减材料、简程序、减环节;在自由贸易实验区内,进一步加大改革试点力度,采取“审批改为备案”的改革方式,结合监管实际,将部分银行保险机构分支机构设立、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核准等事项由事前审批改为事后报告。

具体来看,在全国范围优化审批服务的内容包括:

下放审批事权。一是将政策性保险公司分支机构开业审批权限,由银保监会下放至所在地银保监局。二是将非银保监会直接监管的外资法人银行董事长、行长任职资格核准事权,由银保监会下放至拟任职机构所在地银保监局。

精简审批材料。一是加强与信用体系建设、政务信息资源共享、电子证照应用推广等改革举措的有效衔接,行政许可中不再要求申请人提供营业执照复印件。二是银行业任职资格核准事项中不再要求拟任人提供个人及其家庭主要成员的征信报告,改为拟任人书面承诺符合相关条件要求。三是提升系统内部数据收集和查询能力,不再要求申请人提供我会向银行保险机构颁发的许可证复印件。四是将“综合鉴定”栏目统一纳入任职资格申请表,保险业任职资格核准事项中不再要求申请人提供单独的综合鉴定材料。五是结合审批工作实际,进一步精简部分许可事项申请材料。

压减审批环节。一是保险集团(控股)公司、保险公司(含专属自保组织和相互保险组织)因变更名称、股权、注册资本、业务范围等前置审批事项修改公司章程的,章程不需再次报请审批,改为事后报告。二是落实《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深化银行业保险业“放管服”改革 优化营商环境的通知》要求,取消银行业保险业董事、监事(保险业)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考试。

压减审批时限。将融资担保公司设立、变更审批事项的审批时限由30日压减至20日。

延长许可证件有效期限。将典当经营许可证的有效期限由6年延长至10年。

下一步,银保监会将持续深化“放管服”改革,推动简政放权、优化准入服务,创新和加强事中事后监管,营造公平公开、便捷高效的银行业保险业市场准入环境。(记者 罗知之)

7月27日甘肃新增1例境外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7月27日甘肃新增1例境外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现将7月26日20时至7月27日20时甘肃省新冠肺炎疫情信息公布如下:

本地疫情:

截至7月27日20时,我省已连续478天无新增本土确诊病例,连续486天无疑似病例,连续460天无无症状感染者。

境外输入疫情:

7月17日俄罗斯-兰州CA910航班293名入境人员中,今日新增1例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阳性人员,已转运至省级定点医疗机构,经临床检查和省级专家组会诊后确定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另有2名在省级定点医院隔离医学观察的无症状感染者连续两次核酸检测阴性,今日出院转入集中隔离点集中隔离医学观察14天。

目前,该航班累计确诊病例4人,在省级定点医院住院隔离治疗;因其他疾病转至定点医院隔离治疗1人;无症状感染者2人,在集中隔离点隔离医学观察;其余286人在集中隔离点集中隔离医学观察。上述所有入境人员均在闭环管理中。

今日1例境外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信息:

病例107,男,22岁。该入境人员在7月17日入境时、入境后48小时、入境后72小时共3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昨日出现间断咳嗽,以干咳为主,伴咽干,无其他明显不适,今日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呈阳性,胸部CT和血常规未见明显异常,经省级专家组诊断为新冠病毒肺炎确诊病例,轻型。

截至7月27日20时,甘肃累计报告境外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7例,累计治愈出院103例,目前在定点医院隔离治疗4例。

责编:李莹莹

鸟类啄食果蔬,果农粘网捕鸟该当何罪

鸟类啄食果蔬,果农粘网捕鸟该当何罪

□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亮

□ 通讯员 程冲

河南省内黄县是农业果蔬生产大县。盛夏时节,果蔬飘香。然而,种植果蔬的农民却有点闹心,因为天上的飞鸟也盯上了这鲜美的果实。

“鸟类啄食果实对果农造成的损失,严重者可达到50%以上。果农们也想过很多办法,比如绑稻草人、放炮、套袋等,但鸟类非常聪明,刚开始有效果,后来就不灵了。”内黄县果蔬协会会长晁顺波道出了果农的无奈。

《法治日报》记者了解到,2020年内黄县人民检察院共办理相关案件5件8人,其中有4件4人系果民为保护果实采用粘网捕鸟而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件。对于这类案件的处理不仅涉及生态环保,也涉及果农的切身利益。

如何正确理解和准确适用野生动物保护法,让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近日,内黄县法学会、内黄县人民检察院联合主办专题研讨会,围绕相关重点、难点问题进行了探讨。

近年来,我国加大了对野生动物的保护力度,有关法律法规相继制定或完善。今年4月,内黄县也发布了禁猎区、禁猎期、禁用工具和方法等相关规定。

在实践中,行为人以保护自家果园为目的,采用粘网的方式危害野生动物,但却因被粘住鸟的种类不同,可能触及非法狩猎罪或危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应该如何认定此类犯罪不同罪名的主观故意,是否存在客观归罪的嫌疑?

内黄县公安局森林公安负责人刘四清认为,非法狩猎罪和危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的主观故意应为间接故意。当前保护野生动物理念尽人皆知,作为正常行为人,应当知道用网粘鸟捕捉到后,如果不及时放飞,将会导致鸟的死亡。由此仍然实施此行为,至少是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属于明知,为间接故意,此类案件不属于客观归罪。

安阳市人民检察院第二部检察部负责人耿方也认为,该类案件不属于客观归罪。使用粘网不是防鸟的唯一方式,且明知粘网会造成对不特定鸟类死亡的危害后果,符合故意犯罪的认定。

非法狩猎罪和危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损害了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作为社会公共利益代表的检察机关,应该如何履行公益诉讼职能?对此,内黄县检察院党组书记、代检察长焦琰表示:“从流程上来讲,人民检察院对破坏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犯罪行为提起公诉时,可以向人民法院一并提起附带民事公益诉讼,由人民法院同一审判组织审理。”

会上,专家学者以及专业人士对检察院以往这种“流程化”的做法意见不一。

安阳市检察院第七检察部检察官助理路林伟认为,对于野生鸟类与农民利益相冲突的案件,应当慎重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这类案件中嫌疑人的动机是保护自家果树,主观恶性不大,且能及时停止猎捕行为。嫌疑人大多能自愿或经过司法人员劝告后,当场缴纳罚款,及时用于弥补生态损失。如果走公益诉讼程序会浪费司法资源,并不合理。

“是否提起公益诉讼,应当综合考虑,除有特殊情节,比如数额巨大、鸟类具有其他特殊价值、系惯犯累犯、手段特别恶劣等外,可不再提起公益诉讼。”安阳市检察院第七检察部负责人王霄楠说。

内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柴国娥认为,如果当事人没有主动交付生态修复费用的,还是应该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由审判机关一并审理。

如何才能让刑事追诉契合天理、国法、人情,从而实现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政府部门应加大普法力度和宣传力度,完善生态补偿机制、野生动物致害补偿机制,使因保护野生动物受到野生动物损害的农民可以得到合理的补偿。”内黄县公安局副局长张萌说,野生动物保护法第十九条规定,因保护本法规定保护的野生动物,造成人员伤亡、农作物或者其他财产损失的,由当地人民政府给予补偿。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副教授陈在上认为:“检察机关作为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要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监督理念,兼顾天理、国法、人情,不机械办案,综合考虑农作物特征、农时等案件的各种情节,最大限度地保护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也可以对有关政府部门提出检察建议或行政公益诉讼,敦促有关政府部门积极履行野生动物保护法所规定的职责。”

责编:海闻

“传承红色基因 追寻伟人足迹”高校青年学生红色之旅学习交流团在京启程

“传承红色基因 追寻伟人足迹”高校青年学生红色之旅学习交流团在京启程

中新网北京7月27日电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由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中国海油海洋环境与生态保护公益基金会主办的“传承红色基因 追寻伟人足迹”高校青年学生红色之旅学习交流团27日在北大红楼启程。

一百多年前,觉醒的中国青年从北大红楼出发,发起了影响中国命运的五四运动。据介绍,本次红色之旅学习交流团也以此为起点,在北京、上海、武汉、重庆开展为期七天的红色学习教育活动,旨在通过沉浸式的党史学习,让青年学生切身感受艰辛历程、巨大变化、辉煌成就;在追寻伟人足迹中,学习领悟宋庆龄“永远和党在一起”的高贵品格;从红色文物、革命故事中,深刻感悟伟大建党精神,让百年相隔的90后、00后红色脉搏同频共振,接续奋斗,把青春融入党和人民事业,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先锋力量。

在京期间,学习交流团还走进北京宋庆龄故居、中山堂和国旗护卫队,聆听《优秀党员宋庆龄》讲座,参观《孙中山与北京》展览,与国旗护卫队青年开展学习交流。接下来,学习交流团将赴上海、重庆、武汉等地,参访革命纪念地,近距离感受宋庆龄伟大精神,更好的在党史学习中激发信仰、获得启发、汲取力量。(完)

��交流团参观“光辉伟业红色序章——北大红楼与中国共产党早期北京革命活动主题展”。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供图

  在京期间,学习交流团还走进北京宋庆龄故居、中山堂和国旗护卫队,聆听《优秀党员宋庆龄》讲座,参观《孙中山与北京》展览,与国旗护卫队青年开展学习交流。接下来,学习交流团将赴上海、重庆、武汉等地,参访革命纪念地,近距离感受宋庆龄伟大精神,更好的在党史学习中激发信仰、获得启发、汲取力量。(完)

【编辑:王诗尧】

最高法:违法处理未成年人人脸信息将从重从严处理

最高法:违法处理未成年人人脸信息将从重从严处理

中新网北京7月28日电 28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关于审理使用人脸识别技术处理个人信息相关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按照《规定》,信息处理者处理未成年人人脸信息的,必须征得其监护人的单独同意。《规定》明确将“受害人是否未成年人”作为责任认定特殊考量因素,对于违法处理未成年人人脸信息的,在责任承担时依法予以从重从严,确保未成年人人脸信息依法得到特别保护。

[ 编辑: 李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