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大近两万亿的高负债,好像和四年前的某“人”入职有关联

“某”大近两万亿的高负债,好像和四年前的某“人”入职有关联

《踩红线》

打油诗/林旭生

高人高杠杆,

高招高风险。

钱非咱家印,

高处高冷汗。

(五古,无平仄押韵体)

擅使杠杆弯刀捕猎的螳螂,在进入秋后,难免凉凉

今年3月18日,某“人”的离职引起了热议。当前,“某”大因为战略决策失误,高杠杆运作这些年来,已面临史无前例的高负债(近2万亿负债),这一切都是怎么来的呢?我觉得,这个可能与4年前的一个入职有一定关联。

2017年,某“人”以1500万的年薪入职“某”大集团,成为首席经济学家(副总裁级)兼经济研究院院长,主要负责宏观经济分析、市场发展方向及行业发展动向研究,为“某”大战略决策提供相关分析报告,其薪资核定为1250000元/月(即工资625000元/月,核定综合奖金625000元/月)。

烂尾,已经成为近几年的一个常态

这么高的薪资,有人说是“某”大的一次公关营销,收获热点、收获人才,最终想收获热点广告效应带来的营销爆量。本质上来讲:某“人”肯定有才,“某”大确实想炒。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入职,也是一场有预谋的离职。其某“人”的离职,和《雍正王朝》里曾任河南巡抚的田文镜用不起著名绍兴师爷邬思道有类似一幕,只是许某印并没有田文镜的好境遇,而某“人”也未能像邬思道辅助田文镜一样给“某”大掌好最后关键一舵!

下面,我们来通过一张长图漫画,来预演一下四年前的那场入职,也许你能通过这里面的套路模拟出“某”大近两万亿的高负债是怎样炼成的?!